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学生服务 >> 课外信息
洒满阳光的爱
作者:原创 来源:本站发布时间:2012年11月30日点击数:160

洒满阳光的爱

贵州省道真中学高二(5)班   

指导教师  杨再雄

 

  在文明的国度里,有一座叫“爱”的城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题记

   当我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并不知道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会是一个与我毫无血缘关系的人。

我的妈妈是外地人,嫁到这里来没有近亲,于是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年,我妈认了本地一户人家为干父母。不久他们便外出了,这时还没有我。

二零零一年,未满六岁的我被妈妈送回来了,一方面我到了上学的年龄,另一方面我可以给外婆作伴。于是我顺理成章住进了外婆家。

妈妈离开的那刻,我没有哭也没有闹,因为她说:“我会常常回来看你,会给你买大包大包的糖……”听到糖就乐不可支了,我使劲地点头,开心地笑。然后,她清晰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,最终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

她叫我听话,但我没有,在她离开以后,我闹了很久很久。

开始那段时间,我拒绝外婆和我一起睡。我和被子打架,经常感冒,后来我们就莫名地相处和谐了,我也很少再生病。我还天真地抱着被子说:“还是我征服了你。”

有天夜里,我被凳子翻倒的声音吵醒,一丝轻微的呻吟一闪而过,好一会儿我都没睡着。然后我就听到房门打开的“吱”“吱”的响声,动作缓慢,好像是在尽力地把声音压低,接着是给我盖被子,小心谨慎,我看不到她,但我能想象出她蹑手蹑脚的样子。那一刻,我打心底觉昨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孩子!在外婆走的时候,我大哭起来,她急着问我怎么了,我说:我做恶梦了,我要你挨着我睡,每天都要。

这之后,我变得听话了不少,开始帮外婆洗洗碗倒倒水。但在吃饭方面,我固执得像茅坑里的石头,只吃蛋炒饭,家里的鸡很支持我,外婆也拗不过我,所以蛋炒饭成了我每天的必备餐,而且一吃就是两年。

第一次被外公上“政治课“是我骂了邻居家的小孩。外公没问我原因,只问了句,骂人你还没错吗?骂人就是骂人,不论什么原因,都是你错了。但我没有听外公的主动去道歉,最终是被外公强拉着去的,“对不起”三个字,我说得心不甘,情不愿。事后外公跟我说:错与错是不可以相互抵消的,就像谎言,不管善意还是恶意都是谎言。一个人,应该分辨是非,而不是随波逐流,也该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,勇于改正错误。我没有再想为自己辨解,我知道,外公是对的,所以在这之后,我再没有骂人。 

我一直心安理得地在外婆家,接受他们对我的好,心里想,认了我妈这个干女儿,就得认我这个外孙女。过了几年,我才知道,妈妈在送我到外婆家来后不久,他们便分开了。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,妈妈挖了个坑,把我推了进来,不过她真聪明,这个坑很温暖。我真替外婆不值,这个干女儿她白认了,几年里一通电话都没有打来过。

我幡然醒悟,那些酸酸甜甜的糖果不是妈妈寄的,一直都不是……以前不听话,外婆有时会生气说“回你妈妈那里去”,而现在她已经没有说了,不知不觉间,她为我付出了这么多,默默地做了这么多。
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我问外婆:“你对我这么好,有没有想过值不值,养育我你后悔吗?”

外婆摸着我的头,说:“傻孩子,我,是爱你的,就像太阳照耀大地,雨露滋润禾苗一样,不求回报。爱就是爱,没有值得不值得,亦不论后悔不后悔。”

就是这样一个慈祥的老人,一个与我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,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人,一个像千千万万蜜蜂一样辛勤的人。她用她的爱拨开云雾,给我撑起了一片蓝蓝的天空,我在她洒满阳光的爱里,由顽皮到懂事,由无知到明理,由幼稚到成熟,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一步一步懂得爱。

爱,是生长在文明王国里的一棵长青树,永远枝繁叶茂。

爱,是盛开在文明国度里的一株不败花,始终芬芳四溢。

爱,是文明的一部分,是人类永恒的文明。


责任编辑:admin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内容